结果当场就有一个学生说:“我不学奥数就上不

  顾明远:就像我一开始所说的“我对教育的四句话”,这四句话的背后,教师是关键。改变观念,转变教学方式等最后都要落实到教师身上,落实到教师队伍建设上。

  学业负担重,我觉得这个负担主要是心理上的,学生对学习没有兴趣,所以感觉不堪重负。

  中国教育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,成就很大。像上海的PISA 测试就是代表中国教育好与进步的一面。

  所以减负除了减少课业负担外,重要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兴趣,不要形成心理压力,有空余的时间让学生思考问题,让学生学习他喜爱的课程和课外活动。

  2007 年10 月我在成都市青羊区教育局“减负”座谈会上,就曾呼吁停止奥数班,我说奥数班摧残 人才,结果当场就有一个学生说:“我不学奥数就上不了初中,上不了初中就考不上高中,考不上高中就上不了好的大学,上不了好大学毕业以后就找不到好的工作,我怎么养家糊口?”这种话出于小学生之口,又是可笑又是可悲。

  一次碰到一位朋友,她的孩子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学校,但开学之后就发现,孩子在学校被老师告诫这也不能说、那也不能做,她觉得孩子受到很多限制,很难有所发展。

  于是就想办法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读书去了。这几年我国留学生数量越来越多,据了解去年有37 万人,而且每年以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在增加,年龄也越来越小。

  我觉得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,可以认识到有些问题是社会问题,教育已经承担了不应承担的问题,学校只能尽量做好,校长只能面对现实,我们也要认识到教育不可能面对所有问题。

  问:您反复提倡的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“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”等观点已成为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座右铭。您能具体谈一谈吗?

  过去的中专培养了很多人才,我在60 年代下放劳动时遇到不少“文革”前的中专毕业生,我很佩服他们的水平和技术。

  当然,从我国教育发展历史上看,重点学校制度起过积极的作用,当时全社会亟需人才,重点学校的建设极大地满足了当时的需求。

  我们经常说要“教育家办教育”,就是要懂得教育规律,懂得儿童成长规律的人来办教育。

  教育不是教育部门本身就能解决的,就像用人单位的招聘竞争激发了教育的竞争,择校问题与高考问题是社会竞争激烈的反映。

  一个教师曾经告诉我,某年因为考试成绩优异,他们地方上领导请教师们吃饭,领导要求明年学校升学率继续提高。

  顾明远先生作为中国现代教育理论、“学生主体客体统一论”“比较教育理论” 的开创者之一,顾明远从1986 年开始,花了12 年时间主编《中国教育大辞典》,又花了12年时间主编《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》。近年出版的《中国教育路在何方》更是受到教育界的诸多好评。

  只要具备常识的人都知道,升学率本来就是一个常数,与整体的教育质量没有任何相关,一个市升学率的提高必然伴随着另外一个市升学率的降低,所以专注升学率,实质是关注政绩。

  从教育观点上看,很多学生动手能力很强,他们也不一定喜欢理论的东西,但是现在家长还是更愿意学生就读普通高中、普通大学。

  教育不是培养做题的机器,不能没有时间思考,学生需要参加有益的活动,所以减负要把时间还给学生,使他们能够发展个性。

  类似无限制的满足孩子的需要看上去也是一种爱,但那是溺爱——所以我理解的爱是尊重孩子人格的发展,不是爱成绩,如果孩子分数提高了,但是心理扭曲了,这就不是爱。

  所以我认为,给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、最公平的教育,把选择权还给学生,让他们选择喜欢的东西。

  问:您从上世纪80 年代末提出教师的专业化问题,努力推动了国家设置教育硕士专业学位,您是如何思考教师与教育之间关系的?

  教育规划纲要中就提到教育观念陈旧,教育内容方法落后,主要是教育发展不均衡。

  现在出现教师“职业倦怠”的问题,我觉得可能和教师对自身职业认识缺乏有关。

  学生感情是非常丰富的,而且越是低年级的学生,他们的感情越是丰富,同时又很脆弱,所以往往教师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学生,教师的一句表扬会使学生受到鼓舞,学生会记住一辈子;教师无意中伤人的一句话,学生也会记住一辈子。

  首先全社会提倡尊师重教,包括国家提倡,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,比口号更重要的是要提高教师待遇。

  教育成了一种工具,是家长为孩子追求幸福的工具,是学校追求名誉的工具等等,没有把人看做第一位。

  作为教育专家,顾明远参与了关于国家教育改革的相关调研和方案论证,近年来不断呼吁提高中小学教师地位,废止“三好学生”评选与反对强迫孩子参加“奥数”培训等,在社会上产生巨大影响。

  比如“学而优则仕”,觉得书读得好就该当公务员,就该当白领,中国没有国外“学而优则工”或“学而优则农”的想法,这也是社会观念和社会心理的问题。

  顾明远先生作为中国现代教育理论、“学生主体客体统一论”“比较教育理论” 的开创者之一,顾明远从1986 年开始,花了12 年时间主编《中国教育大辞典》,又花了12年时间主编《中国教育大百科全书》。近年出版的《中国教育路在何方》更是受到教育界的诸多好评。

  您觉得目前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在哪里?中国是人情社会,看书很吃力,已经不太写新东西,问:作为教育专家,您近年来也非常关注社会上有关教育话题的讨论,86 岁该休息了。自己孩子考上地方院校,其实我现在眼睛不太好,

  有的人说现在是牺牲童年的幸福,来获得将来的幸福,我要说的是,童年没有幸福,将来也没有幸福。

  所以教育需要全社会参与,全社会都要解放思想,树立正确的教育观、人才观,教育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从实际出发,逐渐地改变。

  首先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,这句话不是我的原创,很多人也在说,我之所以反复宣传,是希望强调“爱”这个概念。

  作为教育专家,顾明远参与了关于国家教育改革的相关调研和方案论证,近年来不断呼吁提高中小学教师地位,废止“三好学生”评选与反对强迫孩子参加“奥数”培训等,在社会上产生巨大影响。

  对学校评价制度也以升学率高低来评价,一所学校升学率高,就表明这所学校质量优秀,由此也可以看到我们对于教育本质认识的欠缺。

  有了这种认识,就能不断钻研,不断提高专业水平,就会感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  我觉得“爱”首先是要尊重与相信学生,尊重学生的基础、尊重他们的需要、尊重他们的人格。

  我建议首先要强化教师队伍建设,严格国家考试制度,对于教师资格证书管理,切勿再一次地走过场,教师在考试考完之后还要经过一段时间考察,教师工作几年之后还要再考察。

  有了这样一个定义,很多问题就可以看得清楚。有些教师布置作业、对学生体罚,包括父母打骂孩子,看上去好像也是爱孩子,他们自己也说这是“为你好”,是爱孩子的表现,但这种爱对照定义来看,和我说的爱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这篇文章的题目叫《中国教育路在何方》。顾明远:我从今年寒假开始到春节差不多有十多天都没出过门,家长和孩子都觉得没有面子。别人家孩子考上清华北大,一直在写一篇7 万多字的文章。

  现在一些地方比如江苏浙江,教师待遇已经提高了,但是很多中西部地区还很低。前不久一位中部地区的教师当面向我诉苦,工作20 年了,每月的工资只有2080 元。

  这种文化和心态产生了教育的竞争,你让孩子学奥数我也要让孩子学,而不管孩子的能力或者兴趣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与他人、与社会的关系,思想品格得到锻炼,责任感、沟通能力、合作精神、诚信都能得到培养。

  我们要培养创新人才,首先需要培养学生的兴趣,自己不愿意学习,光靠强迫是成不了才的。

  其次教育本身要值得人尊重,教师要提高专业水平,我之所以提出为教师设置研究生教育硕士专业学位,是因为如果一个职业没有专业水平,是人人都能干的职业,那么它是没有社会地位的。

  教育当然不能脱离政治和经济,要为政治经济服务,但只有人得到发展了,才能更好地为政治经济服务。

  相对照一些国外优质学校,他们学生的学业负担也很重,但是他们与我们不同之处就在于,学生自己喜欢、愿意学习,课程由自己选择;而我们是被动地学习,这是最大的不同。

  过去是说教育为政治服务,教育为阶级斗争服务,后来又提出为经济服务等等,不强调教育是为了人的发展。

  问:您谈了这么多教育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,那么您对教育本身又是如何看的呢?

  “文革”以后职业教育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,伴随高等教育扩招,普通高中也得到扩张,职业教育开始滑坡,一直到2005 年全国开了职业教育工作会议,才对职业教育重新重视起来。

  教师责任重大,教育事业是很幸福、很光荣的事业,教师看到孩子的成长有幸福感,因为它涉及到人类的延续和社会的发展。